人生十年不寻常的免费领红包的软件是真的吗随笔

【优文网-原UNJS大学网-大学排名-大学网站-全国高校排名-经典美文 www.changchun0.com - 免费领红包的软件是真的吗随笔】

优文网-原UNJS大学网-大学排名-大学网站-全国高校排名-经典美文 www.changchun0.com   每天清晨,洗漱毕,头一件事便是开电脑上网进人生。

  不是人生人,也许不明白我说的人生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人生全称,人生如歌文学社区,一个非常不大的小小网站。

  进人生的头一件事,是看看有没有新上来的文章需要我拜读。

  没有比一大清早读人生人的新文章更赏心悦目的事了。

  我总会写一点读后感,哪怕就一句话,几个字。

  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,甚而至于可以说是瘾头。

  这样的习惯或者瘾头,延续了多长时间?

  再过10来天,10年。

  10年了。

  有史可稽,10年前的2001年5月29日,书书(不是侄女书书,是她抢先注册)在人生发头一篇文章《心缘》。习惯上,我们把这一天,当作人生华诞。

  10年,感觉一晃而过,可细细品味一下,谁不觉得那是种极不寻常的味道?

  10年,能发生数不清多的事。人生如此,人生如歌亦如此。

  历历在目。

  我的印象中,人生如歌是诸暨第一家纯文学性的网站;10年之后的今天,看来看去,诸暨存在着的纯站,依然只有人生如歌。

  永远无法忘记,那一天,人生如歌最初的当家人射手和老枪,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我去网站所在地,手把手地教我如何管理人生如歌。

  永远无法忘记,那一年,人生如歌举办全国网络文学大奖赛时的桩桩件件。

  永远无法忘记,人生人相约相聚,我们扛着人生如歌的旗帜,行进在城市广场,行进在电视里头。

  永远无法忘记……

  然而,近些年,人生如歌不怎么热闹了。

  我不想说“主要原因在我”之类的套话空话,虽则,心下诚惶诚恐。

  想说的当然还有……

  我想很多人都会同我一样希望,人生振兴。

  好在,近来有了可喜变化,相信每一位人生人都愿意这样的可喜更加活泛。

  不少朋友问我,人生人好长时间没有聚聚了……

  那就,那我们就聚聚吧,就在5月29日那一天。

  20XX年5月29日,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,只因人生二字,显得有些让人期盼,起码是我。

  不知为什么,几天来,莫名地有些忧心忡忡。

  天气一下子热了起来。出门时,强烈的阳光下,眼睛都睁不开,让我想到电视里犯人出狱时以手遮目的镜头。

  诸暨人,聚会的最佳运算自然上西施故里风景区。算来四五里吧,本来说好由晓红陪我过去,推着轮椅起码得大半个小时,好在她叫来了她爱人老蔡,费力地抱我进到副驾驶座,这倒也快捷,不消10来分钟,就看到了“橙岸茶餐厅”几个字,这是我们的目的地。

  就这么点时间,感觉已经很是不适,很想在外面多待一会儿,可阳光太烈,不得不避进清凉。

  说好1点,到时才刚12:30,正感叹到得太早,莫莫不知从哪就冒了出来。

  一直有人问今天会有几个人,说实在的,我也不知道。跟莫莫开玩笑,到头来就我们几个就好笑了。

  陆陆续续的,人越来越多。是晕车的感觉还没消弥吧,有些恍惚,好在来的人都认识(应该是大多认识),只是分不清谁先谁后。

  想不起多少年没见了,因此,要是凭眼睛,我恐怕真分辨不出谁是谁,幸亏我有副灵敏的耳朵,低着头(颈椎痼疾),人家一声招呼,就听出哪一位已到。

  射手像有两年多未见,老枪和醉翁更起码有六年不曾谋面,抬头看着一张张熟识的脸,心底的感慨,无法言说。

  不想感叹岁月,只是觉得,人生相聚真的不易。

  女孩子们风采依然,初夏令她们如花似朵,绽放着,芬芳着。栀子、书书、家雨、利子、莫莫、小踏、笨丫、玥儿、荷花,冰雪柔儿,一个一个,目不暇接,我都不知道跟谁打招呼好了。

  有个女孩很陌生,凭我记忆,坚决不曾见过,可也实在不敢打包票。然而,她却显得老熟人似的,心下疑惑,又不好问。直到照片出来,问荷花才知她叫孟丽,网名蓝天里的雨。据说她还没在人生注册。怪不得!

  听那边有人叫我,赶紧转动轮子,只见又来了辆轮椅。

  无疑,这女孩叫悦悦,才16岁,幼小患了脑瘫,只得终日与轮椅为伴。小姑娘年纪虽小,志向却是高远,立志要当作家。前些天经慧瑜介绍,进了人生社区,只是,还没有发过帖子。

  悦悦是妈妈陪着过来的,当然还有慧瑜相伴。老踏见状,连忙过来替我们拍照留念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男子汉来得不多,除了射手、老枪、醉翁、老踏、陶山之外,好像只有广雪与戚军(书城摄影记者)、陈军(诸暨日报网视记者)了。幸亏——这个幸亏很重要——幸亏又来了几位天堂(杭州)远客。

  客观地说,前一阵子人生很有些冷清,看客不少,写者廖廖。数月前,一位名唤昆仑真神的兄弟悄然而至,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与好评。真神在QQ里曾说要来看我,我猜想肯定是这次十周年聚会,果真,他,在余影老兄的陪同之下,与已能算是老人生人的驼背蟑螂、古典蓝色和一位程姓女士一起,特意路远迢迢地赶来西施故里。

  用真神的话说,我们一见如故。尤其是那位驼背蟑螂,总觉得在哪见过。

  我们谈得很多。谈得最多的不外人生二字。

  毕竟来自远方,对不少网友都只停留在“如雷贯耳”。听得他们说到几位仰慕己久的名号,立马又转动轮椅屁颠尼颠地四出叫人,然后一一介绍,这位是老踏,这位是莫莫,还有利子、书书、家雨、苎萝月……

  其实还有好几位远方的人生人多次表示要过来看看,事实上,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况,比方湖南的独醉梅风,比方上海的香草,都来过诸暨。前几天郑州女孩深秋就说非常非常想来参加聚会。正与真神们说着深秋,手机响了。哈,巧了,是深秋!与她说了三两句,将手机递给真神说,找你的!真神一愣,倒没说什么,旁边的余影先诧异了,找他的电话怎么打到你这里?估计真神的反应灵光,看表情,他已明白对方是谁。

  记着人生聚会的远方朋友当然不止深秋一人。这不,潇湘也发来短信,祝福聚会快乐,并要我向大家代为问好。潇湘也曾无数次地表示,总有一天她要来诸暨看看。然而,我每次都只能无可奈何地劝她打消这种念头。她腿脚不便,长途劳顿,如何吃得消;再有,从成都到诸暨,别的不说,光车钱需要多少钞票,每天出去卖报,不知得卖到哪年哪月,这钱如用来买书,够你读几十年。

  正在同谁说话,却听得有人向我道别。这一道别不要紧,像是受了启发,三三两两的,都过来说拜拜??纯词奔?,四点左右。上午作协主席周光荣来电话,说他也会过来聚聚,怎么这会儿还不见踪影?赶紧电话,答曰已在路上。

  周主席到时,未及寒暄,先叫他签名留字。签完看本子,正好六六三十六位。哈,幸运数字嘛,六六大顺!

  周主席到底是作家,虽属闲谈,聊的却不离写作文学,受益匪浅。

  与周主席同道的,还有位金德均老师,25年前曾有过不少交往,当年,他俩经常一道来我家坐坐。

  看看时间不早,出得门来,又在那块“庆祝人生如歌文学社区10周年聚会”的彩牌前与两位老师合影留念。

  周主席邀我去作协的创作基地瞻仰瞻仰,可惜山高台阶多且陡,上去不便。晓红他们上去看了看,说那地方确实不错。心里便想,再有活动,索性就去创作基地。便跟周主席开玩笑,下次让他请客。

  阳光还很是刺目,位高看上去只剩两丈有余,赶紧回家吧。

  回家仍然麻烦老蔡晓红,夫妻俩真是辛苦大大的。

  家里凉快不少,轻轻松一口气,忽而从心底下浮出四个字,意犹未尽。

  10年过去了。

  这人生,这人生如歌,能再有几个10年?